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吕祖文集

日期:2018-09-22
摘要:生公心究伭门。爱读纯阳吕公集。喜其正断十试九难诸魔。 咸筑基炼己。根极微妙。 夺天巧以成能。至于阴阳坎离铅汞升墬之说。以八卦运十二时。而其要在艮。 以三田亘相反复。 而其要在泥九。皆至理存焉。余每行。必手携此卷以玩。顾尘心难灭。 学而未能者久之。 顷过邯郸道中。见吕公祠入谒。慨然想慕。 因得所刻枕中记三复之。 知卢生炊黍就枕之梦。 与纯阳黄粱未熟之梦相似。

吕祖文集卷上

吕祖全书文集小序
既删以后。何以无诗。以道学风雅。分而为二也,古之人能合而一之者。首推周公。 次则尹吉甫。今观七月诸章。人情物理。发挥入妙。吉甫自谓其诗孔硕。又谓穆如清风。取嵩高烝民读之良然。嗣是作者益繁。王阮亭谓昌黎有英雄语。太白有仙语。摩诘有佛语。此亦后代诗人之不凡矣。神仙诗多者惟吕祖。长歌短咏。天籁自鸣。皆无意为诗者也。 惟道充于中而不可已。不觉于吟哦发之。 其机活。其神全。不越人情物理之常。 而已尽仙佛英雄之致。吾谓道学风雅。不必岐视者。于吕祖之诗见之。至今体诗。间有逸韵者。昔郑庠作古音辨。 分古韵六部。原可通协。不若沉约之拘。集中古体杂体诗皆然。至诗既从今体。 似宜一依今韵。而神仙作诗。亦间以古韵行之。第查明偶出韵者。注明某句借韵。 或二韵三四韵通用者。注明几韵并用。使后学有所考焉。。 其它如指伭篇。 及涵三杂咏今体诗。 俱从此例。。 若忠孝诰玉枢经赞。 并诸经颂偈。有韵之文之协古韵者。又不必论矣。
 
原刊文集序
自古学道而成仙者众矣。或飞升。或尸假。乃敻然遂与世隔。往往起神仙渺茫之诮。 独纯阳真人。首以开度群迷为誓。尝游戏人间。 显化不一。虽三尺童子。 亦知其名而慕其风也。 今观所着诗歌。谈妙入伭。无非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焉。学者果能熟复而交参之。既知有离宫修定之功。又知坎府求伭之秘。则炼己待时。于寂然不动之中。自然有感而遂通者在是。 虽凡夫亦可以立跻圣位。孰谓神仙不可以学得。而徒有渺茫之诮耶。予夙慕真宗。 广求仙诀。 今偶得是集。 不欲秘藏。愿与同志共之。或者因文解悟。暗合伭宗。 庶足以副真仙开度群
迷之初意云。
时太岁丙戌干道二年书云日剑津谷神子陈得一序
重刊文集序
真仙之道。自广成授轩辕。而其教遂行于世。由是代不乏人。 有高举远引而隐者。有行道济世而显者。其隐者世不可得而知。其显者出瑞圣世。化度有缘。间有发为词章。 以吟咏道德。若唐之吕纯阳者。殆显而济世者欤。其所着诗文。宋干道间。延平陈谷神。 已尝印行。其板岁久不存。广阳张子素氏。有志于道者也。 恐真仙之事迹。久或湮泯。 求诸善本。 特寿于梓。 以广其传。 葆和堂真士袁公熙真。 太岳太和山。 伭天玉虚宫提点任公自垣。 力赞其美。工告成。请予序其首简。予惟真仙之应化。虽片言只字。皆有道以寓其
间。世之学仙者。 苟能因文以求义。因义以明心。冥符默会于言语文字之间。 真积力久。 内行纯熟。阴功昭着。以入乎清净之境。则此书岂小补哉。 若徒以记忆为工以资清谈。则非吾所知也。是为序。
永乐二十年正一嗣教清虚冲素光祖演道真人张宇清书。 
龙洲居士文集原序
生公心究伭门。爱读纯阳吕公集。喜其正断十试九难诸魔。 咸筑基炼己。根极微妙。 夺天巧以成能。至于阴阳坎离铅汞升墬之说。以八卦运十二时。而其要在艮。 以三田亘相反复。 而其要在泥九。皆至理存焉。余每行。必手携此卷以玩。顾尘心难灭。 学而未能者久之。 顷过邯郸道中。见吕公祠入谒。慨然想慕。 因得所刻枕中记三复之。 知卢生炊黍就枕之梦。 与纯阳黄粱未熟之梦相似。钟离之授吕。吕之授卢一也。 宠辱穷通得丧死生之理。 尽于是者。有能超然了悟。三乘九转易易矣。余谓是记当附于集末。 邯郸杨尹。治邑有声。请锓诸梓。因叙其略。与修命修性。 志于伭学者共之。
嘉靖戊午岁夏五月朔旦蓬莱山北龙洲处士书于金台寓舍
 
吕祖文集上
伭帝七品经序
臣嵓。 恭遇元始天主。慈悯浊世苦恼。敕允卑员。演经度劫。蒙颁天忏。芸香珥笔。 抉金简瑶函之秘。发洞微明宸之奥。 开臣等臆障。释多生积愆。 下及尘寰。法雨溥润。日月所照。风雷所至。一切含灵。无不被泽。援拯万世苦海。无等无伦。 诚宝典也。 臣灵一粟
之莹光。历多生之幻 ○ 。仰精大道。得出轮回。 始还丹于阆苑。继备员于玉清。 惭伭功之难极。愧行力之未充。矢志普度。吁请玉宸。勅龙沙显迹。阐八品惊世之文于金陵。 复叩金阙。允演度劫之章于鄂渚。欲愿人人体行。日日进善。是臣心矣。实所愿也。无如季世愚盲。多染欲障。难捐结习。有舌架慈航。 心运剑戟者。有泽惠及于昆虫。 而忠孝疏于君亲者。有轻施好济。 而亏心于暗室者。犯金科玉律而罔顾。闻地府天曹而不畏。万罪千条。 罹成重刦。水火旱蝗。兵疫迭收。南赡为最。仁威恻怛。表奏九重。允演七品灵章。 重宣化导。经旨幽邃。阐明生化升降出入妙理。慈悲广大。指示顺逆。善恶祸福。 报应昭彰。至于虙○威力。念佛功德。裕国寿民。无逾斯典。复蒙发天忏。括诸经之髓。 旷劫难逢。宣列圣之功。焚顶莫酬。惟期娑婆世界。人人信受。户户传诵。俾灵风溥播。 仁威博济之诚。梓潼代演之功。永不朽矣。臣亦愿彰圣谛。援引羣氓。谨序。
 

西河萨祖元阳大帝救苦经序
代天说法。悯一切众生。不明本来。不知觉路。如行大荒之中。及至半途。后路忽陷。 惟有向前而已。当前又有铜墙铁壁。 无可着脚处。欲向左行。深堑万丈。若于右行。 若于右行。 悬涧千寻。苟若于此。一失足跟。悔之无及。何以说。欲障易化。理障难除。 非明明现现。 认贼做子。则死木槁灰。无想为真。一谓弄虚灵。 一谓断种性。岂非一左一右。 丧身之地。 须欲仍放本辉。 念兹在兹。一破疑团。自现觉体。自然意入无意。意意不意。 情归不情。情无所情。 不见不闻。无声无臭。若至于此。仍莫认者。一着总非。 百无一是。

所谓望道而未之见。真尚不着。何况幻妄。觉尚不着。何况虚假。

所以此中境界。非色非空。非显非微。只有疑机。无有信处。实有所在。 当观念之所自。 起自何所。了知起处。便知落处。 久久而见起念之始。久久而见念始之先。 所谓悯一切众生者。有畏其高矣美矣。未可几及。远哉大哉。未可卒至。 有轻其寸茎之璧。宁云照乘可比。
味淡无滋。岂可琼瑶相配。此所以知者。过而愚不及。 故为西河救苦经而为序。
 
文昌帝君玉局心忏后序
盖闻着书立说。讲道明心。自昔圣贤。其揆一也。浮词组织。杂技缤纷。识者忧之。 况在天阶。又奚取哉。孔子犹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后世载籍日烦。义理阙如。 五经四书。 置勿复道。而徒藉以博功名夸声誉。又从而托及异端。呜呼。其亦勿思耳矣。予儒人也。 晚参大道。 脱弃尘缘。名曰修炼成仙。实尽本于孝弟忠信。高大精微之学。 故得气行宇宙。 岂漫言飞升尸解者流耶。世不察。以为方外旁门。天高地厚。日升月恒。又恶用此鬼诞为也。 昔故降鸾立教。频引孔孟之言。与河洛相表里。必待学者积累修成。无愧无怍。 然后心神宁。灾厉退。内功可成。天恩可遇。 即不幸而杀身成仁。亦自贯虹霓。驱神鬼。 安得尽入深山游穷海。以为至人再出耶。 至于乩符托迹。时隐时现。不过悯凡夫之愚迷。 而稍引之正。又安得执涂人而语以幽明之故耶。每欲自明其说。而无从相授。幸及今日。 见元皇命真官。成此心忏。 整巾肃容。 再拜而读之不释。 喟然叹曰。 是予之志也。 孔孟之言。 习而不行。以其言虽在。其神不灵耳。 何为入梵宫见神像?又輙从而稽颡祈祷。 此昧心也。亦敬心也。反而推之。合而行之。道在于是。玉局之心。如此其仁。

故发而为文。振金玉。挟风云。沁心脾。动肝胆。易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 犹是无言之教也夫。敬展卷而作颂曰。炳炳鸾书。来于玉宸。羲文之秘。洙泗之真。濯尔魄。贯尔神。 贯尔神。函关仙尹。 圯上老人。齐俯首。觉斯民。幽疑埽辟。万物皆春。

 
江州望江亭自记
吾京川人。唐末三举进士不第。因游江湖间。遇钟离子。受延命之术。 寻又遇苦竹真君。传日月交并之法。久之。适终南山。再见钟离子。得金液大丹之功。年五十。道始成。 身身长五尺二寸。面黄白。鼻耸直。左眉有黑子。服白襕衫。系皂绦。变化不可测。 或为进士或为兵。 世多称吾能飞剑戮人者。 吾闻之笑曰。慈悲者佛也。

仙犹佛耳。安有取人命乎。吾固有剑。盖异于彼。一断贪瞋。二断爱欲。三断烦恼。 此其三剑也。 吾道成以来。所度者何仙姑。 郭上灶二人。性通羽。 吾授之以归相法。 吾尝谓。世人奉吾真。何若行吾行。既行吾行。又行吾法。不必见吾。自成大道。不然。 日与吾游何益哉。
 

枕中记 (卢生事。颇与吕祖遇正阳祖师相类)
开成七年。 吕祖行邯郸道中。息邸舍。摄帽弛囊而坐。 俄见旅中少年。乃卢生也。 衣短褐。乘青驹。将适于田。亦止旅中。 与翁共席而坐。言笑殊畅。久之。 生顾其衣装弊亵。 乃长叹息曰。大丈夫生世不谐。困如是也。翁曰。观子形体。无苦无恙。谈谐方适。而叹其困者何也。生曰。吾苟此生耳。 何适之谓。翁曰。 此不谓适。而何适。答曰。 士之生世。 当建功树名。出将入相。列鼎而食。选声而听。使族益昌。而家益肥。 然后可以言适乎。 吾尝志于学。富于游艺。自惟当年青紫可拾。今已过壮。犹勤田亩。非困而何。言讫。 而目昏思寐。时主人方蒸黍。 翁乃探囊中枕以授之。 曰。子枕吾枕。 当令子荣显如志。 其枕青甆。而窍其两端。生俛首就之。见其窍渐大明朗。 乃举身而入。遂至其家。数月。 娶清河崔氏女。女容甚丽。生资愈厚。生大悦。由是衣装服驭。日益鲜盛。明年。释褐秘校。 应制渭南尉。俄迁监察御史。转起居舍人。知制诰。三载。出典同州。 迁陕郊。 生性好上功。 自陕西凿河八十里。以济不通。邦人利之。刻石纪德。 移节汴州。 领河南采访使。 征为京兆尹。 是岁。神武皇帝。方事戎狄。 恢弘土宇。会吐蕃悉采逻。及烛龙莽布支。 攻陷瓜沙。而节度使王君毚新被杀。河湟震动。帝思将帅之才。遂除御史中丞。河西道节度。 大破戎虏。斩首七千级。开地九百里。筑大城以遮要害。 边人立石于居延山以颂之。 归朝册勋。恩礼极盛。转吏部侍郎。迁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时望清重。群情大翕习。 大为时宰所忌。以非言中之。贬为端州刺史。三年。征为常侍。未几。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与萧中令嵩斐侍中光庭。 同执大政十余年。嘉谟密命。 一日三接。献替启沃。号为贤相。 同列害之。复诬与边将交结。所图不轨。下制狱。府吏引徒至其门而急收之。生惶骇不测。 谓妻子曰。吾家山东。有良田五顷。足以御寒馁。所苦求禄。 而今及此。思衣短褐。乘青驹?行邯郸道中。可得也。引刀自刎。 其妻救之。获免。其罗者皆死。 独三省中官保之。 减死罪。投驩州。数年。帝知冤。复追为中书令。 封燕国公。恩旨殊异。生五子。 曰俭。 曰僔。曰位。 曰倜。 曰倚。 皆有才器。俭进士登第。为考功员外。 僔为侍御史。位为太常丞。 倜为万年尉。 倚最贤。年二十八。为左衮。其姻媾皆天下望族。有孙十余人。 两窜荒侥。再登台铉。出入中外。徊翔台阁。五十余年。崇盛赫奕。性颇奢荡。好佚乐。 后庭声色。皆第一绮丽。前后赐良田甲第。佳人名马。不可胜数。后年渐衰迈。 屡乞骇骨。不许。病中人候问相踵于道。名医上药。无不至焉。将殁。上疏曰。臣本山东诸生。 以田园为娱。偶逢圣运。 得列官叙。过蒙殊奖。特被鸿私。出拥节旌。入升台辅。周旋中外。绵历岁时。有忝天恩。无裨圣化。负乘贻寇。履薄增忧。日惧一日。不知老至。今年踰八十。位极三事。钟漏并歇。筋骸俱耄。弥留沉顿。待时益尽。顾无试效。上答休明。空负深恩。 永辞圣代。无任感恋之至。谨奉表陈谢。诏曰。卿以俊德。 作朕元辅。 出拥藩翰。入赞雍熙。升平二纪。实卿所赖。 此婴疾疹。日谓痊平。岂斯沉痼。良用悯恻。今令骠骑大将军高力士。就第候省。其勉加针石。为予自爱。犹冀无药。期于自瘳。是夕薨。卢生欠伸而寤。 见其身方偃于邸舍。 吕翁坐其旁。主人蒸黍未熟。 触类如故。 触类如故。 生蹶然而兴曰。 岂期梦寐也。翁谓生曰。人生之适。亦如是矣。生怃然良久。谢曰。夫宠辱之道。 穷通之运。得丧之理。死生之情。尽知之矣。此先生所以窒吾欲也。敢不受教。稽首再拜而去。
 

黄鹤赋
粤矣最上一乘。乃无作而亦无为。还丹七返。因有动而方有静。上德以道全其形。 乃纯干之未破。下德以术延其命。乃撅坎之巳成。是以用阴阳之道。即依世法而修出世之法。 效男女之生。必发天机而作泄天之机。方期性命之双修。须仗法财而两用。 先结同心为辅佐。 次觅巨室以良图。然欲希至道。必密叩伭关。择善地。慎作事之机密。置丹房。造器皿之相当。安炉立鼎。譬内外两个乾坤。炼己筑基。固彼我一身邦国。紧关对景忘情。凭锐气之勇猛。大抵煨炉铸剑。借金水之柔刚。若运用。若抽添。虑险而须当沐浴。若鼓琴。 若敲竹。逢争而便宜守雌。百日功灵。曲直而能应物。一年工熟。追摄而已由心。 能盗彼杀中之生炁。 以点我阳里之阴精。玉液金液。一了性而一了命。二候四候。半在坎而半在离。 始也将无入有。以见龙居虎位。终焉留戊就己。始知虎会龙宫。要知药物之老嫩。 在辩水源之浊清。炼己待时者。务待阳生赤县。察机临炉者。必须癸动于神州。若观见龙在田。 须猛烹而极煅。忽闻虎啸出窟。 可倒转而逆施。所谓火逼金行出坤炉。故名七返。 金因火炼归干鼎。是日九还。还者。干所失而复得之物。返者。我已出而复来之真。殊不知顺则生人生物。逆则成佛成仙。虽曰彼家。非闺丹御女之术。故知一己。有鹏鸟图南之机。 坎中一点黑铅。号曰先天。非同类终不能得。 离内七般朱汞。是名孤阴。无真种一刻难留。 是以假乾坤立鼎炉。觅太乙所含之始炁。赖阴阳作筌蹄。求水府所蕴之伭珠。 趋○时卒补我干之一缺。俄然间已还彼坤之六虚。到此水归神室。位列天仙。丹落黄庭。千灵舒惨。 上帝加赞。天地成惊。抱元守一。温养十月神有像。调神面壁。坐忘九载体无形。 斯其道术造端。似依正而行邪。就中火候托始。如倚奇而用兵。铅与汞。无丙叟东西间隔。婴与姹。 非黄婆咫尺参差。识缓急。虑吉凶。在匠手以斟酌。明进退。知止足。岂愚昧而能为。 认消息如海之潮信。策造化比月之亏盈。三日出庚。乃一阳生于坤体。十五圆甲。 则六爻周于

本文地址:https://www.sooodu.com/n17c7.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 lantu |
相关新闻? ?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